非劇評-夢幻天堂的囈語之十帶著令儀回鄉, 令儀堅持要找回失落的根, 此刻能陪著她的只有我了, 弄清楚了一切, 陪著她到干媽墳前祭拜, 只是碰著爸爸, 他老人家依舊不能諒解, 任我說破了嘴也是, 怪不得, 只能說命運的捉弄了.. 沒想到情場才打了勝仗, 一回到公司就遭逢大敗, 我被騙了, 用了假消票貼息, 來源正是令儀的父親, 用了生命保證才換得老闆的暫時信任, 我學了一計, 孔老爺子說我太嫩了, 太急功近利, 太自以為是, 看他這麼得意的數落著, 其實我很清楚, 這是他老人家出出氣的時候, 也該了, 這麼久以來, 孔老闆受到的壓迫, 是該讓他數數落, 倒是我, 我不能不堅持自己的清白, 僅管受盡長灘島質疑也得在跌倒的地方再爬起來, 要不, 這一直以來的立場豈不栽了? 沒想到走了貓, 來了倡狂的鼠輩, 這子布趁著陳老闆不在, 居然大膽的玩起非法勾當, 拿公司聲譽代理未上市股票, 眼看他快玩出亂子了, 誰讓我一個遠東西藥股的案, 威信盡失, 得眼看著陳子布自以為得意的亂玩, 不論我怎麼理性分析吳哥窟, 怎麼提醒勸說都沒有用, 直到新聞上了報, 公司已經損失了好幾百萬, 這接續下來陳老闆心臟病發, 一時不忍的我, 自願替老闆被收押, 講情義的我卻沒想到讓母親跟令儀擔了多少心…老闆來獄裡看我, 我深信他會想辦法保全我的, 果然四天後我就被保釋了, 但是看到在外等了四天足的令儀, 我真不該啊帛琉, 母親不更是, 情義這把尺真是不好拿捏, 往後, 我面臨的考驗就更嚴厲了. 一頓壓驚宴, 我驚覺令儀變了, 變的多思多慮, 條條理理的每條都直直的要老闆說個清楚能不能保證我會沒事, 怎知這老闆果然給了保證他會承擔下所有的責任, 而一骨腦講情義的我還說著想棄車保帥, 要不是菊芬來通報, 我還禮服不知道陳子布已經離開了, 這… 陳老闆的一番肺腑之說, 倒底是真的還是一如他商場上的心機? 我呢? 真是他當兒子看的還是只是他手中的一顆棋子? 老闆說的清楚, 金管會的調查已經展開, 公司很難沒事, 然候就是律師的一席單獨談話, 我發現我果真還是一顆棋子, 連整個說法都幫我編好了, 合約是我西裝外套簽下的, 假合約都幫我做好了. 幫忙? 做假證算是幫公司的忙? 我願意擔的可不是假證的罪, 這份認知不相信陳老板沒有, 我不能接受是這樣的安排, 一時間, 我不願妥協, 還落下了狠話, 我看不起陳建廷. 只是, 這並不是結論, 媽媽失了蹤, 我不敢相信陳老板會出此下策, 我失控的與陳老闆大起衝突, 儘ARMANI管他一再保證, 我怎樣也聽不進去, 只是在法庭上我依然不忍心說出實話, 這情義兩字仍舊是我心裡沉重的枷鎖. 沒想到是令儀出的面, 拿來了正本的合約書, 證明了我的清白, 被告從我換成了陳建廷,而老薑辣的, 我也多慮了, 陳老闆的一場法庭心臟病發的戲碼, 至少保住了他, 不必在牢裡過日子, 為了G2000親生兒子, 他用了半年的時間也算是代子受過了…至於我這個假兒子, 離開了金元證卷, 開了業有了自己的證卷公司, 一切重新洗牌. 這不久, 我的公司立刻在大上海站穩了腳步, 而陳家卻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 陳老闆唯一的孫子被他的兒媳婦袁佩珠下藥毒死, 這個家因著一個女人妒嫉整個散了, 陳老闆又西服病倒, 菊芬搬到建生家暫住, 我想這也許是健生和菊芬的一個好機會, 沒想到健生的一席話, 讓我愧疚心再起, 這欠下菊芬的情沒等到她覓得好歸宿, 也許是永遠不得安了..


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



分享

Facebook
Plurk
YAHOO!
結婚西裝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uf71ufdrfp 的頭像
uf71ufdrfp

Boston

uf71ufdrf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